原创

重读《1984》想到的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遵循 CC 4.0 BY-NC-SA 版权协议,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tianmaolin.blog.csdn.net/article/details/102761029

很多人会问,什么是自由?自由就是拥有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若此前提成立,其他皆顺理成章。

时隔三年,重读了一遍奥威尔的小说《1984》,说来惭愧三年前读这本书的时候,只痴迷于其中的剧情、比较奇怪的世界观以及惊叹于其对未来精准的寓言式描述,并没有深入的去琢磨其中的理论。反倒是同时看奥威尔的另一本篇幅比较短的小说《动物庄园》感觉以动物的视觉来描写比较有趣,很容易的看了两三遍。其实若论其中传达的思想,《动物庄园》是远不能及的。而第一次看《1984》的时候对于其中的政治诡辩感觉长篇大论基本上都跳过了,这次再看的时候是较为仔细的去琢磨的,才更加理解了奥威尔所传达的一些精神,最令人震撼的就是那一句:自由就是拥有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若此前提成立,其他皆顺理成章。仔细想想确实如此,自由其实就是有能力可以说出最简单道理的权利吧!

在奥威尔这本书里,最重要的三个主题就是,战争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无知就是力量。这本书主要描述了一个未来的世界格局,整个世界分为三个国家,东亚国,大洋国。以及欧亚国。主角生活的这个城市是大洋国首都伦敦,大洋国主要分为4个部分,真理部负责新闻娱乐教育艺术,和平部负责维持法律与秩序,富足部负责经济事务。但其实他们做的事情政和自己所描述负责的东西相反,真理部其实是为了通过舆论来愚弄人民掌控人的思想,和平部是为了使用武力发动战争,仁爱部是为了用思想警察和刑事和法律机器来维持来镇压百姓和异端分子,富足部则主要虚报和捏造统计指标,并且通过计划经济掌控进行物质控制。这样一个世界,有点类似于我们的特殊时期,每个人都相互猜忌,孩子举报自己的父母,同事互相举报揭发,这是一个孤独的时代,这是一个将领袖神话的时代,人人自危而无暇他顾。谁能控制过去谁就控制未来,谁能控制当下谁就控制过去,所以说,通过控制当下来控制过去(改变过去的说辞),控制言论,然后控制未来(深刻影响人的思维)。奥威尔的一些论点深深影响了我,解释了之前我觉得很奇怪的一些现象。

阶层不灭,属性已变

有史以来,即新石器时代结束时,世上就有三种人,上等阶层、中等阶层和下等阶层。通过不同的方式,他们还能分成好几种,他们有不同的名字,且其相对数量以及对其他人的看法也因时代有异,然而社会的基本结构从未改变。沧海桑田般的巨变过后,原来的格局总会出现,如同无论让陀螺沿着何种方向旋转,它总会找到平衡。这三种人的目的完全不可调和。上等阶层希望保住其地位,中等阶层希望跟上等阶层调换位置,而下等阶层经常因繁重的工作而难以脱身,偶尔才能意识到日常生活以外的事情,如果他们有目标,那目标就是消灭所有差别,创造人人平等的社会。因此,历史上,斗争的主要特点相差无几:很长一段时期内,上等阶层似乎牢牢掌控着权力,但迟早有一天,他们不是会对自己丧失信心,就是会失去有效统治的能力,也可能二者皆有。之后,中等阶层就会假装是为了自由和正义而斗争,获得下等阶层的支持,推翻上等阶层。而一旦中等阶层达到目的,就会把下等阶层打回到之前受奴役的位置,自己坐上上等阶层的宝座。这时,新的中等阶层就会从剩下的一两个阶层中分化出来,于是,斗争就会重新开始。在三种人之中,只有下等阶层从来没有达到目标,哪怕是暂时性的目标也没有。若说自古以来下等阶层从未有过实质上的进步太过夸张。即使在当今下降时期,一般人的生活水平也比几个世纪前要高。但财富的增长、举止的文明、改革或革命都从未将人类的平等向前推进一丝一毫。从下等阶层的角度看,历史性的改变不过是主宰者称谓的变化。 而上等阶层:20世纪中期所谓的“消灭私有财产”运动实际上意味着将财富集中在比以往更少的人手中,不同的是,新的拥有者是一个集团,而不是大量单独的个体。从个人角度说,除了很少的个人财产,集团什么都没有。但从集体角度看,集团拥有一切,因为集团控制一切,按照自己的意愿分配产品。而集团一直占据着主宰地位而没有遭到反抗,因为所有行为都是集体化的。

由此而想到的就是,阶层其实不可能完全被消灭,只要人有智力和认知上的差别,只要存在有限的资源和过量的需求,就一定会分化,千百年来,农民永远面朝黄土背朝天,手艺人、工匠以及中小商人永远处于受苦受累的中层,而通过改朝换代博取上位的上层牢牢把控着权利,只不过越来越具有迷惑性:新的统治集团是围绕一种理念、一种思想而存在的(民主集中、三民主义)等等,而且统治集团也并非世袭,不存在血缘上的传承。甚至在公开场合,大家吃一样的饭,互称同志。并且将极少量上升通道释放出来,让三个阶层保证一定的流动性,只要信奉我的思想,并且有能力那么就让你向上流动,这种思想认同其实更加固化了三个阶层。群众是否有意见并不重要。群众之所以享有思想自由,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思想(并且极易被引导)。但作为核心阶层,最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也不能有丝毫不同意见。

对于群众的定义也更加深刻:群众有着强烈的政治倾向并不是一件可取的事。他们只需具备最原始的爱国主义情感即可。这样,就能在需要时唤起这种情感,让他们接受更长的工作时间和更少的物资配给。哪怕他们变得有所不满——有时候他们的确会这样——他们的不满也不会导致任何结果。因为缺少最基本的思维能力,他们只会专注于具体而琐碎的不平事,而那些更大的罪恶则无一例外地被忽略。缺少独立思考能力,大多数人都人云亦云,骂一个具体的社会现象,不久之后,抱怨两句就忘的一干二净,不满也只会聚焦于事情本身而非制度。确实符合我们群众的定义。

比起繁荣,权利更美

我时常会想这样一个问题,生产力水平都这么发达了,我们的物质资源似乎已经极大的丰富了,那么为什么过去还要实行计划经济,用低下的效率让人们保持贫穷状态?奥威尔给出了答案:假设所有人都能享受休闲,得到安全,则之前被贫穷束缚的大部分人则会开始学习,逐渐独立思考。一旦如此,他们迟早会意识到少数特权阶级毫无作为,就会铲除特权阶级。而特权阶级对于特权的追逐远胜于生产力的需求。从长远角度看,等级社会只能建立在贫穷与物质的基础上。那么为什么我们现在不再实行这一套呢?毕竟我们的世界还是丰富多彩的,不仅仅存在三个大的国家,而落后的生产力和低效可能会导致外部势力的挤压,同样也是危险的,所以治理国家还真是如履薄冰啊。

双向思维,自我催眠

文中提到一个特别书中提到一个特别重要的理论,双向思维:知道的同时一无所知;无比诚实地说着精心编织的谎言;理所当然地同时持有两种观点,哪怕深知这两种观点互相矛盾,却仍然全盘接受;用逻辑驳斥逻辑;批驳道德的同时却又声称自己是道德的;相信民主不可能实现的同时相信捍卫着民主;在应该忘记的时候忘记,在需要的时候再记起,接着又立即将其忘记,最重要的是,将方法运用于方法本身。这便是极微妙之处:有意识地将自己催眠,接着将刚才自我催眠这件事也忘掉。哪怕理解“双向思维”这个词,都要用到双向思维。如果你觉得现在是白天,而你身边的人都说是黑夜,那你还敢相信现在是白天么?倒不如自我催眠随大流。和《黑客帝国》里的药丸选择如出一辙。

未来有多危险?

未来,或许在很远的未来,奥威尔描述的1984可能会出现在另一个数字的一天,但当下定不会存在。因为大洋国的稳固来自某些存在的条件:

  • 其本身是个孤岛,统治阶层控制消息以及和外部消息的流动。而现在世界互联,并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可能奥威尔没有预言到互联网的存在吧hhh。
  • 外部稳固,世界只有少量国家,谁也灭不了谁。而现在世界上国家多样,多方势力互相角逐,并没有稳定的世界大环境。

其它的一些条件不必言说,只要避免效率的统一性而消灭世界的多样性,似乎就更安全一点。总而言之,安居当下。

其实从这本书里得到的最重要的讯息还是:思想和历史规律总人类产生一以贯之,如果掌握了人的思想意愿和人类社会的内在规律,或许就能预言未来,同时永远保持独立思考能力!或许不得不为,但得知道为何不可为,也得明白为何不得不为。

文章最后发布于: 2019-10-26 21:47:02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Age of Ai 设计师: meimeiellie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